您的位置 首頁 今日社會

神經受損、數次病危、胎兒流產 抽脂后的噩夢人生

  晚報編輯:

  今年1月,我花了一萬多元在醫療美容醫院做的抽脂手術,誰知竟讓我“命懸一線”。不但肚里孩子沒了,丟了工作,還落下左腿靜脈血栓、多處神經受損等后遺癥。大半年以來,醫療美容醫院一直“盡心”替我安排康復治療。然而,醫療美容醫院在9月突然中止療程,只留下冷冷一句,“我們已經花了不少錢,要治你自己去治。”如今我身心俱疲,投訴無門,現向晚報“和事佬”欄目求助,替我討回公道。

  讀者 楊小姐

  【事情經過】

  “現在走路腳趾都會屈曲攣縮,大腿皮膚也是坑洼不平。”楊小姐指著腫脹的左腿說。除了行走不便外,她的腳也從穿39碼的鞋型變成了42碼。她回憶,1月22日中午,在朋友推薦下,她前去長寧區上海美立方醫療美容醫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美立方”)想做雙腿抽脂手術。當時,院方替她做了抽血、B超等檢查。“術前既沒看到檢查報告,也沒醫生給我面診介紹。”當天下午,她稀里糊涂被推進了手術室。全麻醒來后,她發現自己渾身疼痛,且左腿腫脹程度是右腿的兩倍多。本以為是術后正常反應,卻不想那只是噩夢開始。

  在美立方“治療”一周內,她不間斷發燒至38.5℃,心率始終高達160。每天疼得無法入眠,不吃不喝,躺在病床上無法動彈。術后隔日,她父母從外地趕來上海,向美立方提出轉院要求,遭拒。“對方說三甲醫院暫時沒有床位,我這種情況是手術出血量過大造成。”為什么出血量會大?手術時,究竟發生了什么?美立方一概沒做解釋。從楊小姐提供的術后照片,記者看到其左側大腿外側大片紫紅色淤血,觸目驚心。

  1月29日,在家屬強烈要求下,美立方將楊小姐轉去中山醫院就診。入院不久,中山醫院連發三張病危通知書,診斷其抽脂術后,下肢靜脈血栓形成,橫紋肌溶解,肝功能不全,妊娠早期。“醫生說轉院太晚,治療被耽擱了。”說起女兒的遭遇,楊先生幾度哽咽。

  他介紹,在美立方住院期間,為了緩解疼痛,女兒每天被多次注射杜冷丁及安定等藥物。后來,他曾數次要求美立方提供女兒病例,但對方只拿出一張發票憑證。在中山醫院入院記錄里,記者看到上面特別注明:患者于外院行“雙側大腿環形抽脂術”的手術記錄未見,術后相關對癥治療具體不詳。

  讓楊小姐難以接受的是,美立方從頭至尾都沒說她有孕在身,她也不知道自己懷孕。鑒于病情危重,面對中山醫院醫生一再勸說,她含淚答應做人流。“除夕前一夜做的手術,我其實特別想保住那個孩子。”

  2月26日,從重癥監護室轉到普通病房三天后,美立方便替楊小姐辦理了出院手續。“當時還需住院治療,但美立方只想快點攆我走。”楊小姐憤憤地說。為此,她向長寧區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投訴。出院后,迫于壓力,美立方承諾會一直出資讓她接受后續治療。抽脂術后一個月的時間里,楊小姐的體重從54kg直降到40kg。

  經過大半年時間的堅持治療,她從最初坐輪椅到能自己行走,左腿逐漸呈現好轉跡象。9月,美立方以楊小姐恢復“良好”為由,中止了其康復療程。然而,在9月24日記錄的門診病歷里,記者注意到醫生診斷:左下肢神經損傷,建議康復治療等。

  【本報調解】

  日前,記者致電美立方核實情況。相關負責人李先生表示,做外科美容手術前必要檢查項目并不包含孕檢,所以醫護人員并不清楚她已懷孕。至于術后為何會造成楊小姐全身多處損傷,他表示“不清楚”,拒絕回應。“我們已經為她花了40多萬元治療費,還是建議她走司法途徑。”記者表示請雙方到報社調解,他一口回絕。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醫療美容市場規模已達到2245億元。業內人士指出,作為新興行業,中國醫療美容行業處于快速發展期,但尚存在良莠不齊局面。對此,上海市金茂律師事務所梅穎達律師提醒,消費者若在接受美容醫療過程中發生了人身或財產的損失,首先要向實施美容醫療項目的機構索要相關病歷或其他醫療記錄,同時要求該機構對病歷和醫療記錄予以封存,在明確損失后可向責任機構追償。另外,若該美容醫療機構存在虛假宣傳或其他欺詐消費者的行為,消費者可以依照《消費者權益保障法》向該機構提起索賠的要求。

  本報記者 季晟禎 王新華

【編輯:劉歡】
中新網

版權所有者: 中新網

中國新聞網簡稱中新網,由中國新聞社主辦。中新社是亞洲上網最早的中文媒體。于1995年在香港上網。1999年1月1日,中新社北京總社開辦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以通訊社原創新聞資訊優勢見長,具有繁體與簡體版本,屬中央級重點、權威網絡媒體。

熱門新聞

多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