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今日社會

廣東教師懲戒權刪“罰站罰跑” 曾被指會導致變相體罰

  廣東教師懲戒權刪除“罰站罰跑”

  此前該條款被指會導致變相體罰,此次征求意見稿將權力下放;專家建議給予教師自主裁量權

廣東教師懲戒權刪“罰站罰跑” 曾被指會導致變相體罰

  此次《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修改稿征求意見稿)》中,刪除了“罰站罰跑”條款。

廣東教師懲戒權刪“罰站罰跑” 曾被指會導致變相體罰

  此前《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中的“罰站罰跑”條款引發爭議。本版圖片/網頁截圖

  教師懲戒權一直備受關注。11月15日,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在官網發布《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修改稿征求意見稿)》,將此前審議稿引發爭議的老師可對學生進行“罰站罰跑”的條款刪除,并將具體的懲戒規定下放給學校主管部門。

  近年來,學生及家長權利意識、保護意識不斷增強,由于缺乏明晰的法律根據,不少老師在教育管理學生時顧慮重重,不敢管也管不了。專家建議,給予教師自主裁量權,讓學生參與規則制定。

  新京報訊 今年7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首次明確提出教師懲戒權,并要求制定實施細則。廣東在全國率先用立法賦予老師教育懲戒權。《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提出老師可對學生進行“罰站罰跑”,該條款引起爭議。11月15日,《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修改稿征求意見稿)》發布,上述條款被刪除。

  教師可對學生“罰站罰跑”引爭議

  今年4月,廣東省公布《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提出中小學教師可采取一定教育懲罰措施,但未作出詳細規定。

  9月24日,廣東省人大常委會首次審議《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對教育懲戒權作出具體規定。初審稿規定,中小學校學生在上課時有用硬物投擲他人、推搡、爭搶、喧鬧、強迫傳抄作業等違反學校安全管理規定行為,尚未達到給予紀律處分情節的,任課教師應當給予批評,并可以采取責令站立、慢跑等與其年齡和身心健康相適應的教育措施。

  初審稿同時強調,不得對學生實施體罰、變相體罰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嚴的行為。

  初審稿公布后,教育懲戒權的細化內容引起熱議,關于“罰站罰跑”是否屬于體罰成為議論焦點。不少媒體稱“罰站罰跑”對老師教育懲戒權予以了明確界定,有利于教育懲戒權落到實處。也有聲音認為“罰站罰跑”要有標準,否則有可能成為變相體罰。

  懲戒權規定下放學校主管部門

  11月15日,廣東省公布《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修改稿征求意見稿)》中,將此前引發爭議的“罰站罰跑”條款刪除,修改為“可以根據實際情況采取與其年齡和身心健康相適應的教育懲戒措施”。

  記者了解到,此次征求意見稿在對“罰站罰跑”的處理上采取了折中的辦法,在不將此條具體措施寫入條例的同時,也明確將教育懲戒權的具體規定下放學校主管部門,由其來確定采用何種懲戒措施。

  據介紹,一審審議傾向于認為,原草案中的教育懲罰具體措施不能廣泛適用于各年齡段和各教育類型學生群體,也不利于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根據實際制定更有針對性和更合理可行的懲戒措施等,建議將具體措施刪除,可以由地方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制定。

  ■ 現狀

  教育懲戒權不明確 教師不敢管也管不了

  近年來,學生及家長權利意識、保護意識不斷增強,由于缺乏明晰的法律根據,不少老師在教育管理學生時顧慮重重。

  廈門某小學二年級英語老師小花(化名)告訴記者,現在學校里大部分老師都不敢對學生進行體罰。“我們一般會先口頭批評,如果口頭批評沒有用,最后只能聯系家長。”小花老師告訴記者,自己所在的學校允許對學生進行罰站的處罰,但每次不能超過五分鐘。

  在廈門一所小學任教的小雅老師表示,自己很少會對學生使用懲戒手段,“最多就用小尺子輕輕打幾下手,但這種方法也只對低年級孩子管用,高年級孩子也不怕。”小雅表示,現在的孩子老師不敢管也管不了,適當使用教育懲戒權可以建立教師威信。

  目前,我國現行法律法規尚未對教育懲戒權作出具體規定,中小學學生在學校犯了錯,老師到底應該怎么管,亟待教育懲戒權明確界定。

  北京京云律師事務所主任王興華告訴記者,按照《教育法》《教師法》有關規定,教師具有批評和抵制有害于學生健康成長現象的義務,雖然這在一定程度上對教育懲戒權給予了肯定,但沒有明確提出教師擁有懲戒權,更沒有明確提出教育懲戒權實施的條件及尺度,實施的方式、范圍、限度及教育懲戒權濫用的后果以及可采取的救濟途徑等。

  今年7月9日,《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提出,將保障教師依法享有教育懲戒權。但現階段來看,教師的教育懲戒權并沒有受到上位法的保護。“老師有對學生進行管理監督監護的義務,但懲戒權力仍未明確,從法律角度看,教師們實際上無法進行有效管理。”王興華說。

  ■ 建議

  給予教師自主裁量權 讓學生參與規則制定

  如何把握好懲戒尺度是立法細化教育懲戒權的難點。對此,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政府相關部門在制定教育懲戒權的細則時不應太過具體。

  “一個基本原則是要給教師自主裁量權,不同的教師有不同的處理方法,如果制定得太詳細,反而讓教師的懲戒權力變窄。”儲朝暉認為,此次《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修改稿征求意見稿)》的修改,也意味著可以給予更多的教師自主裁量權。“《征求意見稿》也在原則上確定了教師具有教育懲戒權。”

  那么在具體的教學實踐中,如何把握懲戒的尺度?

  儲朝暉認為,懲戒尺度是行使懲戒權中最為重要的一個環節,一旦超過這個尺度,教師的懲戒就變成了體罰,顯然不符合教育的基本精神。但如何把握具體的尺度,還要根據具體的教學情況來判定。

  不同地區、年齡對教育有不同要求。儲朝暉認為,要發揮懲戒的作用,還要盡可能讓學生知道自己為什么被懲戒。“事先與學生建立好規則,甚至可以讓學生參與規則的制定,這樣學生可以意識到自己應該遵守規則,在自己違背規則時也理應受到懲戒。”

  “當然還有防止懲戒權不被濫用的問題。”儲朝暉說。目前,我國確實存在一些地方教師素養較低,教育相對落后的情況。針對這種客觀情況,儲朝暉認為,這需要一定的時間去改變。儲朝暉認為,把握好懲戒尺度當然能在很大程度上防止權力濫用,但師生之間建立良好的互動關系是解決懲戒權濫用的關鍵。

  ■ 背景

  教育部正推動教育懲戒權細則研制和出臺

  記者梳理發現,目前已有部分省市探索通過立法明確教育懲戒權。

  2017年2月,青島市政府發布《青島市中小學校管理辦法》,明確提到“中小學校對影響教育教學秩序的學生,應當進行批評教育或者適當懲戒”。

  今年10月,河北省出臺《河北省學校安全條例》,通過立法賦予教師教育懲戒權。條例明確,學校對不遵守校規校紀、有欺凌和暴力等不良行為的學生,按照國家有關規定采取必要的懲戒措施。

  除地方外,今年8月1日,在教育部召開的關于全國基礎教育工作會的新聞通氣會上,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在會上回應教師懲戒權問題時表示,細則的內容主要包括懲戒實施范圍、程度、形式等。當前正與有關部門通力合作,將盡力加快細則的研制和出臺。

  新京報記者 應悅

【編輯:于曉】
中新網

版權所有者: 中新網

中國新聞網簡稱中新網,由中國新聞社主辦。中新社是亞洲上網最早的中文媒體。于1995年在香港上網。1999年1月1日,中新社北京總社開辦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以通訊社原創新聞資訊優勢見長,具有繁體與簡體版本,屬中央級重點、權威網絡媒體。

熱門新聞

多彩网